首页 - 淘宝刷单

“被”刷单的N种模式

更新时间:2020年07月26日 17:23浏览:153

■本报记者 刘旭颖 刷单,这个让不少人深恶痛绝的行为,也吸引了众多参与者。 诗妍是一位平面模特,在淘宝拥有固定的合作店铺。不过,她的事业并非一帆风顺,在刚刚入行的那几年,她曾经接过别的工作。 “当时我花了299元进了一个平面模特工作群,但是进去才发现,一单的工资只有二三十元钱,而且要求还很多,要给一定字数的好评,买家秀要拍得好看自然。”诗妍告诉记者,为了赚回入群的会费,她咬牙接了很多单。“当时认为这是工作,但现在回想一下,这不就是刷单吗!那个群里还有不少女生。” 周女士有一段时间迷上了精油产品,她在淘宝一家店铺购买产品后加入了微信群以便交流护肤经验。更让周女士开心的是,微信群的客服会不定期发一些大额券。“算下来能有五折了,很划算,就是需要评价写得多一些。” 小卓是大三学生,但也有过刷单的经历,她告诉记者,“宿舍的室友让我帮她买东西给好评,说是她朋友开的网店,要先有些交易量。都是一个宿舍的,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她。买了之后寄过来一个空包裹,评论之后就把钱返给我了。” 前传统电商经营人员马先生告诉记者,其实很多人不知不觉间参与了刷单。早些年,以工作的名义骗入群费、两头吃的刷单群还比较多。不过现在,刷单正变得没有固定模式和固定佣金。比如,微信群发大额优惠券给老顾客获得好评,其实也是一种刷单,但相比传统的刷单模式,这种要更省成本,甚至可能赚钱。 “现在的刷单,更多是商家利用消费者贪小便宜的心理来增加自己店铺、产品的成交量、曝光量。其实,这和近两年社交电商的快速崛起在本质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处。”马先生说。 当然,对于大部分消费者而言,刷单并不美好。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,一些不规范的卖家通过刷单“刷”出虚假销量和好评,这实际上影响了卖方市场间的公平竞争,前几年就出现过同类型产品的商家为了挤垮对方大量刷单的案例。如果现有的征税体系能够与电商平台后台交易数据进行对接,那么对打击刷单会是很好的一剂猛药,可以使交易数据更加透明化、交易环境也得到净化。 “2016年以前,基本上商家刷单投入多少就能赚回多少,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。现在嘛,刷多少赔多少是常态。”马先生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电商刷单行业,“以前刷单有多猖獗,现在就有多低调。” 马先生在一年多前退出了电商圈。“太烧钱了,佣金、运费、运营成本等加在一起,每天要扔进去几万元,压力太大了。尤其是近几年,平台的算法不断精细化,加上直播等模式分走大批流量,刷单已经越来越收敛了。” 对于刷单行业,最近几年,变化实在有点大。一方面,平台对虚假交易打击力度不断加大,刷单愈发是门精细的技术活儿。“以快递为例,以前还能发空包裹或者卷纸,现在平台会根据产品的重量测算,所以商家基本上都要真的发货。”马先生说。 “另一方面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现在电商平台的流量都被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分流,被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分流。面对这种变化,以前的刷单模式已是杯水车薪,甚至刷多少就亏多少,不少商家在投入大量的运营成本、刷单成本后,亏损几十万元,所以刷单行为也在不断收敛。”马先生说,现在大家都很有节制,每月刷一刷也是为了适量维持自家店铺的排名。 直播电商对刷单业的冲击十分明显。一位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,“假设传统刷单方式下一单需要50元成本,那就不如请头部网红,直播间降价50元,这样既提升了真实成交量,也增加了知名度。当然,具体价格还要计算上直播红人的佣金。” 当所有人都投入到直播中时,电商企业也只有跟上步伐才不会掉队。数据显示,2019年,超过100万主播加入了淘宝直播,其中177位主播年度成交额(GMV)破亿元;超4000万商品参与直播,商家同比增长268%。2019年,淘宝直播GMV突破2000亿元。

  ■本报记者 刘旭颖

  刷单,这个让不少人深恶痛绝的行为,也吸引了众多参与者。

  诗妍是一位平面模特,在淘宝拥有固定的合作店铺。不过,她的事业并非一帆风顺,在刚刚入行的那几年,她曾经接过别的工作。

  “当时我花了299元进了一个平面模特工作群,但是进去才发现,一单的工资只有二三十元钱,而且要求还很多,要给一定字数的好评,买家秀要拍得好看自然。”诗妍告诉记者,为了赚回入群的会费,她咬牙接了很多单。“当时认为这是工作,但现在回想一下,这不就是刷单吗!那个群里还有不少女生。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