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淘宝直播

请收下这份华为电商直播“黑科技”的种草指南

更新时间:2020年08月06日 02:16浏览:87

导语:火热的直播电商因竞争者的增加而变得越来越难,企查查的数据显示,2020年一季度直播相关企业的注册量达十年来新高,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115%。激烈的竞争环境下,主播们想赚钱变得愈发困难,谁能帮助电商平台和各类商家们打破困局?谁能让更多“素人”成为下一个“李佳琦、薇娅”?

没错,直播电商火了。

罗永浩3小时直播带货1.1亿元,丁磊首次直播带货成交额达7200 万元,董明珠5次直播带货累计带货总额178亿元。商务大数据监测,上半年,电商直播超1000万场,活跃主播数超40万,观看人次超500亿,上架商品数超2000万。

赤裸裸的现实面前,谁都不敢小觑电商直播,问题不是电商直播值不值得做,而是怎么做的问题。

BOSS直聘公布的《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》显示,2020年上半年,带货主播的平均月薪为11220元,这个薪资水平与“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”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在各种诱惑下,传统企业、卖货商家、开发者、媒体、素人等都想一头扎进电商直播行业。然而,电商直播一路高涨之后,却突然“失宠”。

电商直播遇困局

进入7月后,电商直播行业就像高速行驶中的列车被突然按了刹车键,势头急转直下。多家媒体/自媒体都爆料称,主播不赚钱,MCN机构倒闭,知名主播“翻车”的情况屡见不鲜,属于他们的野蛮生长时代即将成为过去式,电商直播正遭遇发展困局。

1)门槛和成本变高。李佳琦、薇娅、以及罗永浩、董明珠、等人将电商直播带向顶点,但行业却由于从业者的突然增多而变得竞争激烈,由此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是,从业者要想做好电商直播,成本越来越高。

众所周知,淘宝直播的“一哥一姐”是李佳琦和薇娅,但在他们亮丽的光环背后,有一群人在围着他俩“服务”。央视财经《对话》栏目中,薇娅透露自己拥有一支500多人的队伍,根据不同需求去分配各不同层级的工作。李佳琦表示他们有一支质检团队,所有的成员都是研究生,包括做食品研究、化工测试的专业人员。

动辄几十万元的专业直播设备以及几十人的运营团队“吓退”了围观者。

2)平台难以打破“头部主播垄断”格局。李佳琦、薇娅、辛巴等主播既是“蜜糖”也是“砒霜”。

小葫芦的数据显示,薇娅、李佳琦以9229.3万元、6692.9万元分列淘宝直播场均销售额的第一名和第二名,第20名李静的场均销售额为198.5万元。抖音、快手的情况同样如此,中尾部直播带货成绩远远低于头部主播。

毫无疑问,电商直播不是某个平台的专属,既不专属于京东、淘宝、苏宁易购、拼多多,也不专属于抖音、快手,任何有流量的开发者有机会来参与电商直播。电商直播已成为移动互联网的标配,只要开发者愿意,都有机会开发出相关功能。但随着行业的发展,开发者、商家、直播平台、主播都越做越痛苦,这种困局必须被打破。

华为能帮他们做什么?

“华为开发者联盟”的微博上曾发布预热消息称,华为将推出增强型直播解决方案,为行业带来更高效、更简单、更便捷的直播体验。用户对于华为的印象更多地停留在手机、电脑、平板以及运营商业务,华为的增强型直播解决方案能帮助开发者、商家、直播平台、主播们做些什么?华为所谓的直播技术有哪些看头?电商直播行业的困局会被打破吗?

相关阅读

淘宝直播过去12个月的成交额超3000亿 用户同比增长160%

阿里:淘宝直播过去12个月用户增长1.6倍 交额超3千亿元

淘宝直播活动有哪些

淘宝直播成交数据在哪查看

淘宝直播会卖假货吗

自然搜索不是唯一的出路,淘宝直播其实很简单